1374.第1374章 海誓山盟(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1374.第1374章 海誓山盟(一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春风拂面,环城河的河水清澈鉴人,在春日明媚的阳光下,缓缓流淌。938小说网 WwW.938xs.com

  河边,栽种着一排排垂柳,绿意盎然。

  柳树在风中摇曳,如同美人在妖娆起舞。

  拓跋娴漫步在这河边,从每一株柳树下走过,眼底,掠过无限回味的光芒。

  时光,恍如倒逝。

  昔年,也是这样春日明媚的日子。

  鲜衣怒马的男子,就立在这河边等他。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样的春天,那样的他。

  亦如今日这般,蛰伏了一冬的人,全都出来踏春。

  他站在人群中,是那般的玉树临风。

  他拥着她,在柳下私语,诉说着彼此的爱慕和思恋。

  “晴儿,我想去那边看看。”

  拓跋娴停下步子,对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杨若晴和萧雅雪道。

  “若是没有记错,那边应该会有一块成人高的石碑,我想过去看看。”拓跋娴又道。

  当年,他们一起在石碑上,刻下了海誓山盟。

  十九年了,她不再涉足中原。

  今日难得重回故地,她有种冲动,想要再去看看!

  把拓跋娴的神情看在眼底,杨若晴欣然一笑:“好啊,我们一起过去看。”

  三人步行了好一段路,远离了河岸边熙熙攘攘的踏春人群,来到了一处相对僻静的角落。

  护城河在这里分支,有一股自西往东,将会经由黄河,再流入东面的大海。

  四下,草木丛生,野花朵朵。

  却不见拓跋娴所说的成人高的石碑。

  “奇怪,石碑哪里去了?我记得当年它就是立在这地方的啊!”

  拓跋娴在原地转着圈子,找寻着,口中喃喃自语。

  杨若晴和萧雅雪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走过来帮着一起找寻。

  过了十九年了,变化太大。

  搞不好那块石碑早被丢到河里去了呢。

  杨若晴心道,但还是非常仔细的在附近找寻起来。

  这找的,不仅是一块石碑。

  而是一段尘封的过去。

  三人找了好长一会儿,杨若晴在河滩往下,一处杂草丛中,发现了目标。

  “这里有石碑,大家快来!”

  拓跋娴在萧雅雪的搀扶下,缓缓下到了河滩下面。

  “晴儿,快,快让我看看。”

  拓跋娴的声音透出几分急切。

  杨若晴赶紧站起身,过来搀扶住拓跋娴。

  “这石碑,断了,就剩下半截卧在土里,不晓得是不是娘要找的那块。”她道。

  拓跋娴没说话,视线全部被杂草中的半截石碑吸引。

  她蹲了下来,伸出双手去拂上面厚厚的土石,一点一点,还原石碑的本来面目。

  看着拓跋娴那双保养得极好的双手,在那一捧捧刨着石碑上的土,杨若晴都有些于心不忍。

  “娘,我来帮你刨……”

  “不,我要自己来!”

  拓跋娴道,语气格外的坚定。

  杨若晴只得站在一旁,和萧雅雪两个无奈的看着。

  拓跋娴那一双漂亮的指甲,都折断了好几个,甚至都露出了些血。

  她还在那刨,在刮,掏出手绢儿,在石碑上仔仔细细的擦拭。

  似乎,要把这石碑的每一条细小的纹路都擦出来,让它们重见天日。

  不知过去了多久,拓跋娴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压抑着的,不知是高兴,激动,还是悲伤的抽泣声传来。

  杨若晴回过神来,赶紧来到拓跋娴身旁。

  “娘,你咋哭了呀?”

  她询问着,视线顺着拓跋娴的手指,落到面前石碑一角。

  在一处极不显眼的地方,她看到了两列细如蚊腿的字体。

  “找到了,找到了……”

  拓跋娴喃喃着道,泪眼婆娑。

  杨若晴探过身去,仔细分辨着那两列细小的字体,并念出了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柳下佳人弄芊巧。

  一壶春风,几度春宵。

  待他年,金戈铁马,平定天下。

  十里红妆迎卿尔。

  底下,留下了一个字:

  峰。

  杨若晴猜测,这个峰字,应该就是在石碑上刻下诗句的人的名字吧?

  看拓跋娴这副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样子,难道这些诗词是骆风棠的亲爹刻下的?

  哎呀呀,字虽然写得好。

  从这一笔一划的刻功看,就是一个身手不凡的练家子。

  而且文采也不错,铁骨柔情的。

  只是,这随处刻画的不文明行为,还是不予提倡。

  飘远的心思,被拓跋娴的飘渺的诉说声给拉了回来。

  “十九年了,物是人非事事休。”

  她轻叹了声,手指轻轻触摸着石碑上那一个个遒劲有力的小字。

  眼前,仿若又看到了那天的情景……

  拓跋娴的脸上,露出一抹凄婉的笑容。

  “今日来看到了这石碑,也算是解了我心头的一个结。”

  “晴儿,雅雪,我们一起把这块石碑重新埋上吧!”

  拓跋娴道,跟着一同埋上的,还有那段美丽的回忆。

  杨若晴却道:“娘,等一下,有点不对劲儿!”

  “哪里不对劲儿?”拓跋娴问。

  杨若晴蹙了下眉,打量着这半块石碑,以及石碑周边的其他杂草乱石。

  “娘,棠伢子的亲爹,还在这个世上吗?”她问。

  拓跋娴道:“不知道,十九年了,音讯全无。”

  “应该是不在世上了吧……”她又道。

  虽然心里认定那个人不在世上的可能性极大,可是,还是忍不住想要北上京城来找一找。

  虽然知道找到的机会极其渺茫,几乎没有。

  可还是忍不住想要再来缅怀一番……

  把拓跋娴的这副表情看在眼底,杨若晴知道婆婆自己也不确定。

  “娘,你来看这石碑上的字,再跟边上其他字比,有哪里不对劲不?”杨若晴问。

  拓跋娴眯着眼细细的瞅,然后眼睛一亮。

  “这字……”

  “这字,显然比周围的其他字要清晰明了。”杨若晴道,

  “边上的其他字,在经过了十九年的风吹日晒,早就模糊了。”

  “而这两列字,却没有,反而这刻痕,却越来越深,这说明啥?”

  “说明这十九年来,有人经常来给这两列字描摹镌刻!”

  “而能找到这里,镌刻这两列字的人,除了当初刻上去的主人外,别无他人!”

  听完杨若晴的这番分析,拓跋娴整个人呆若木鸡。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https://new.lnwows.com/Read/3606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