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3章 过去一关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市井之徒第0563章 过去一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伟人曾经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话无论放到领域都是真理,枪杆子等于实力,而实力能压倒一切。

  尚扬再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仁慈或者大度,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人可以做好人,但不能以圣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可以与王熙雨谈,但她要玩手段,也要有能力对抗。

  “啪嗒啪嗒…”

  尚扬正前方这男子脸上的汗珠,顺着下巴一串一串掉,眼中满是惊恐,在省会混迹多年,不敢说名声多大,但是谁见了都得给个面子,可现在,看尚扬的眼神竟然想要退缩,只想快点转身逃跑。

  现在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朗。

  尚扬在最中心,外层就是王熙雨的人,而再外层,都是尚扬的人,一层包裹着一层。

  王熙雨见自己带来的这些人,全都停下,心里变得越来越不快,越来越愤怒:“你们现在是在违抗我的命令?”

  “我说话算话,谁碰我一下,我杀谁全家!”

  别人没等说话,尚扬立即开口,以前被人称之为帅气的面庞,在几年的沉浮过后,已经褪去帅这个字眼,变得刚毅、成熟,而在此刻又显得有几分毒辣:“你们大可以试试,尤其是你!”

  他含笑看着眼前男子。

  可在这男子眼里,这个笑容中蕴含着数不清的冰冷,全身不自觉的颤动。

  “难道你们都不听我的命令了么?”

  王熙雨的声音又压低几分。

  一直以来在省会都是说一不二,很少有人敢触动逆鳞,而现在在自己儿子失踪的情况,竟然没人敢出头,让她心里非常憋屈。

  “妈的,一群废物!”

  王熙爵脸部被烫的通红,终于缓和,从沙发上爬起,直直奔尚扬扑过来,他不管那些因素,自己的外甥失踪,哪怕豁出去姓名又如何。

  骑在尚扬身上。

  “嘭”

  一拳直奔脸上打去。

  尚扬不躲不闪,脸部被击中,面部被打的向侧面一偏,嘴角有血迹缓缓流出来、

  “我打死你,打死你!”

  “嘭”

  王熙爵叫喊着,在所有人的视野中,一手抓住尚扬头发,另一只手再次砸过去,模样狠辣至极。

  而尚扬一动不动,只是死死的盯着王熙雨。

  王熙雨同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挨打,开口道:“你认为你在省会比我还有影响力?你认为这些人能留得住我?”

  王熙爵见尚扬叫来的那些人,根本不敢动,兴致越来越旺盛,手上拳头更是肆无忌惮对尚扬脸上砸过去。

  尚扬被砸的面部倾斜,但眼神却越来越玩味,似笑非笑道:“未必能留得住你,但一定能留得住…他!”

  就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

  手持菜刀的丁小年两跨步上前,举起菜刀,对着王熙爵挥着拳头的肩膀剁下去。

  “卡茨”

  一刀下去皮开肉绽,刀锋更是镶嵌在肩胛骨里。

  “敢动手?”

  丁小年嘴里质问着,同时又举起菜刀,对着王熙爵的后背开剁,他从来不出手,与尚扬认识这么多年,打起架来一直都是第一个跑的角色,任谁看都是任人宰割的软柿子,但不要忘记,惠东市的周腾云究竟是怎么死的,到现在都是个迷。

  老实人发起火来更可怕。

  “嘭”

  王熙爵后背吃痛,重新在沙发掉落在地上,转过身,就看这个胖子举着菜刀对准自己,吓得魂飞魄散,背部贴地,用脚后跟瞪,连连后退,可丁小年疯魔一般,没有放过的打算,继续向下劈。

  “卡茨”

  王熙爵下意识抬手阻挡,可手掌触碰到刀锋的一瞬间,被劈断一半。

  坐在沙发上的尚扬缓缓抬手,擦了擦嘴角留出的血迹,王熙爵的拳头对他来说,如小孩挠痒,完全不值得挂在心上。

  抬头问道:“你认为你在这房间里比我还有影响力?认为我能不能留住你?”

  王熙雨双眼恨不得从眼眶中掉出来,她不得不承认,尚扬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自以为是的傻瓜,而是艺高人胆大的狠人,没有实力,仅靠臆想是傻逼,而有实力又敢想,才是牛逼。

  “够了!”

  她咬牙开口。

  “卡茨”

  丁小年并没停,再次一刀劈下去。

  地上的王熙爵满是是学,眼神像是一只被人抓住脖子的小鸡,求生欲很强,可又没办法逃出生天。

  “够了”

  王熙雨瞬间疯狂的喊出来,双手死死攥紧拳头,只能眼睁睁看着亲哥哥被蹂躏的滋味不好受,可她也没别的办法。

  “停!”

  尚扬简洁开口,他要做的就是告诉王熙雨,你不行。

  丁小年闻言,举在半空中的菜刀陡然停下,跨出去的大步也收回来,一步一步向后退,手中的菜刀还在滴血,眼睛若有若无的瞟了眼王熙雨。

  尚扬缓缓道:“我曾试图与你讲道理,可是你不听,这就怪不得任何人,我也很明确的告诉你,尚天的失踪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可你还是不听,那也怪不得任何人,所以我打你,有道理!”

  王熙雨看他的样子,突然之间有种错觉,眼前坐在沙发上整个人不是尚扬,而是五爷,像,这两个人太像了,说话的神情、语气,以及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如出一辙,就连照着做都没办法做成这个样子。

  而同样的错觉,却从未在尚天身上出现过。

  “呵呵…”

  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王熙雨反倒不怕了,砍了王熙爵相当于立威,是在吓唬自己,难不成他还敢砍了自己?

  要知道,当初尚氏国际股权的问题,大家都没说,可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关注?其中不乏官方大佬,毕竟尚氏国际一旦出现问题,会波及到太多产业,稳定,稳定才是硬道理,当下尚天失踪,自己再在尚扬手上出事。

  不要说别人,就连官方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蔑视道:“你够狠,可这又如何?你让他的刀放在我身上试试?”

  她已经不在乎王熙爵的死活,因为这个亲哥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着,抬起手把一直僵在半空中的男子手中甩棍拿过来,要亲自上阵。

  尚扬更直白。

  “你是个疯女人,也是个马蜂窝,谁碰你都不会有好下场,只不过,我不能动你,并不代表,我不能让别人不敢帮你”

  王熙雨听到这话一愣。

  还没等反应过来。

  尚扬盯着她开口道:“全部放倒!”

  “哗啦啦”

  听到命令,从卫生间和卧室里冲出来的人,像是鬣狗群,对着王熙雨带来的这些人撕咬,气势是个很重要的东西,他们已经被丁小年砍王熙爵吓得没了气势,更别提还手,站在最前方的男子还没等尚扬的人过来,已经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动作极其熟练。

  一时之间,客厅内乱糟糟一片,哀嚎遍野,人仰马翻。

  但都很有默契,没有人去撞击一下王熙雨,留着她安安稳稳站在原地。

  像,更像了!

  王熙雨越看尚扬越觉得恍惚,不给敌人一丝喘息机会,时刻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处事方法,与五爷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啪嗒”

  她手中本来要当做武器的甩棍,登时掉落在地上,也被尚扬的绝对攻击,震荡的体无完肤,原本以为今天来这里会收取利息,却没想到把本金都搭进去,猛然间想着,如果他是自己的儿子该有多好?

  “嘭”

  最后一个双手抱头的人被放倒在地。

  这些人迅速退回卧室和卫生间。

  客厅内的空间陡然变得轻快的多,但看地上横七竖八已经躺了一片,情况要比刚才还要惨烈。

  “王董,现在咱们能聊聊么?”

  王熙雨深吸一口气,反问道:“你都已经把事情做的这么绝,还有聊的必要?又或者说,此时此刻,我在你面前还有谈判的资本?”

  虽说今天低估了他,但气势一定不能丢,自己可是省会堂堂的王皇后,历史书上写的从来不是昙花一现的人物,而是笑到最后的赢家:“尚天无论是不是你带走,我会调查清楚,不过你最好期待他是自己躲起来,或者带走他的人,不会对他做出伤害,但凡他出现丁点意外,我会疯,介时你们都会陪葬!”

  “你还是现在告诉我怎么个陪葬法,否者我会活得很忐忑”

  尚扬嘴上波澜不惊,可心里对王熙雨的调整能力也感到惊愕,儿子失踪、哥哥在眼前被砍,带来的人全部被放倒,如果当下是自己在她的位置上,一定会疯狂,绝对做不到如此淡定。

  看来这位王皇后,还是很有城府。

  “口舌之快没有任何意义,十分钟之内,我会让人来处理这里的后续事情,你最好撤出去,如果沾到一身血腥味儿,也怪不得我了!”

  王熙雨说完,转过身走出去。

  站在走廊里的人见她出来,纷纷把路让开,王熙雨不卑不亢的从这条缝隙中通行,来时是一群人,走时变成了一个人,但气势丝毫不输,没有继续走楼梯,而是从电梯下去,她背对着所有人,在电梯关上的一刹那,眼圈再次红了…

  就在刚刚,在与尚扬气势碰撞的时候,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有些慌乱,险些自乱阵脚!

  以前无论任何时候看尚扬都没有这种感觉,这是会议结束之后第一次碰面,这种感觉陡然出现。

  难道说:自己精心编制的一切磨难,非但没有伤害,反而培养了他?

  而公寓内,尚扬也长舒一口气,王熙雨彻底丧失理智,铁了心认定是自己,问题真的会很难办,目前看来,第一关算是过去了…

  市井之徒



市井之徒 https://new.lnwow.com/Read/5631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