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各方反应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开局一把天生牙第218章 各方反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卫宫切嗣看到对方十分坦荡的样子,稍微有些不适应。

  习惯了和敌人斗智斗勇,这次被正大光明地摆在明面上,切嗣的头脑急速运转,开始分析利弊。

  他有自信,在雁夜召唤Berserker之间击毙对方,这样就能加快圣杯战争的进程,不过那样的话,他仍然没有办法对付那个强大的Archer。

  他原本的计划是,避开难以战胜的从者Archer,直接击杀他的御主远坂时臣,如果时臣死亡,从者再强大也无济于事,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眼前的御主如果是时臣,这个时候早就起源弹伺候了,不过对方是雁夜的话,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利用对象。

  雁夜的履历他早就调查清楚,原先有些信息缺失,从雁夜的自述中得到补全,他分析出来,雁夜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应该的确如他所说。

  有一个八岁的女儿的切嗣,对于对方的心情,非常理解。

  要不是此时进入工作状态的他,抑制了个人感情,说不定早就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再三思考后,切嗣按下了枪杀雁夜的想法:

  “那么就暂时结盟吧,我们暂时不会对Archer动手的,也请你先停止活动,等我的通知,我会给你创造机会,对付远坂家的。

  至于Rider和Caster,如果有一定需要Berserker出场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的。

  如果你能控制住Berserker的话,就控制着他和Saber说说话吧,让他们两个相互交流一下,提高他们之间的配合度,防止在合作的时候Berserker不听命令,盯着Saber不放。”

  雁夜没有反对,他的说辞大部分都是提前准备好了的,但是心情是真的,他也确实非常同情共享了一点记忆的Berserker,如果能帮上他一把,就帮上他一把吧。

  这个时候控制着Berserker从地下室上来,压制住他的暴走,控制他和阿尔托莉雅“交流”。

  这一点让阿尔托莉雅非常感激自己的御主切嗣和兰斯洛特的御主雁夜。

  目前卫宫切嗣在阿尔托莉雅面前做的事情还不是很多,Lancer早早退场,也没有用到他特意去二次算计肯尼斯,Saber还没有看到切嗣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一面。

  之前由于迪卢木多对阿尔托莉雅的误会,两人也没有惺惺相惜,切嗣也没有觉得Saber的光明磊落的作风会极度影响他的行动。

  虽然二者之间还有些小偏见小摩擦,之前联手寻找失踪的爱丽斯菲尔的时候配合得还不赖,矛盾没有激化,现在相处得还算可以。

  切嗣提供给阿尔托莉雅的和兰斯洛特交流的机会,一下子提高了她心中的好感度,赶快和兰斯洛特叙述衷肠了。

  生前,掀起叛乱之人乃是莫德雷德,并非是兰斯洛特,然而他劫走王后格尼薇儿,并且对其他圆桌骑士动武,确实是给叛乱带来了先决条件。

  同时圆桌骑士中,大多数人都不希望看到高尚的王背负这个国家的一切,又对王抱有各种不同的期待,才导致了卡梅洛特后期的内部分裂。

  不是阿尔托莉雅嘴笨,也不是兰斯洛特被Berserker的灵基影响太深,主要是其一,兰斯洛特承认自己的确有罪,其二,他不希望亚瑟王否定自我、不希望看着王如此辛苦,没有体会到这份感情的阿尔托莉雅越说,兰斯洛特越烦躁,偏偏身为Berserker,没法好好表达自己,发出的声音,除了嚎叫就是“亚瑟”,两人鸡对鸭讲,难以交流。

  不过兰斯洛特好歹接受了一点,就是在赎罪之前,再次为亚瑟王奋战,在战场上为王前驱,如果有幸在战场上活下来,再到亚瑟王面前赎罪。

  阿尔托莉雅在艰难的交流中取得了一些成果,心中的担忧减轻,更坚定了取得胜利、许下愿望的决心。

  在御主的提醒下,依依不舍地告别了Berserker,跟着切嗣离开了间桐宅。

  告别了Saber和她的御主,间桐雁夜检查了一下周围,确认没有使魔、也没有现代的监听设备后,离开房间,来到地下室。

  原本这里是间桐脏砚的虫穴,上次被Caster清洗一空后,虫子大大减少,剩下的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伸手,几只大号飞虫提着一个水晶球飞了过来,将水晶球放在了雁夜的手上,雁夜向其中输入了魔力,水晶球开始闪烁,然后雁夜冲着水晶球说道:

  “已经和Saber组达成初步同盟了,似乎近期没有打算和Archer对抗,还要再观后续。”

  这个时间的Caster与Rider两组人,也已经完成了信息分享,和平地分开,一丰和Caster也到了临时的魔术工房,找到了肯尼斯,现在的他,既需要Caster进一步的治疗,也在不断安慰着失去了Lancer的索拉。

  肯尼斯对索拉是真爱,他觉得索拉的状态完全是被魔术魅惑的表现,只要他时刻陪伴,就能一点点帮助她走出这个伤心的境地。

  何况他需要隐瞒自己魔术回路毁坏的消息,这个时候还不能让知道消息的索拉回去。

  Caster继续一点点地疏通肯尼斯被起源弹弄短路的那部分魔术回路,而一丰则在另一个房间,听着一个水晶球中传来的间桐雁夜的声音。

  一丰向水晶球中输入了魔力,回复了一句“静观其变,先从密道离开,到上次见面的魔术工房等我消息”后,去帮帕拉塞尔苏斯打下手去了。

  现在他的人设可是调律师,对于精通炼金术的他,还真的有些操控的空间,为了在圣杯战争后能在时钟塔有个立脚的名分,他也要好好学习一下调律师的相关操作才行。

  此时的远坂时臣,正在家中和言峰绮礼对话:

  “Assassin和Lancer都已经退场,作为监督方的你的父亲遭到袭击,袭击方夺走了所有的库存令咒,却又治疗了璃正神父,还封印了他的记忆,用魔术都解不开。我认识的御主中,没有会这么做的人。”

  言峰绮礼也补充道:

  “现场有战斗痕迹,家父一点都回想不起来,但是从破坏的痕迹看,家父说他当时应该是没有来得及多反抗就被突然击溃了。”

  时臣想了一下:

  “推断一下发生的时间,大多数的从者都在参加宴会,剩下的人中,最近Lancer刚刚死亡,肯尼斯的可能性不高了。

  而间桐雁夜又没有这个能耐,除非间桐脏砚那个老家伙收养了樱之后不顾约定,亲自出手了。

  剩下的,只有那个没有见过面的Caster的御主了。Caster不在场,这个可能不是很大,不过我们不知道Caster的御主是什么水平的魔术师,又不知道他们的藏身之所,无从下手,只能先从间桐家开始调查了。

  刚才从使魔传来的信息,Saber和卫宫切嗣进入了间桐宅又离开了,恐怕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绮礼,你暗中调查一下,随时向我汇报。

  不论是谁,夺走令咒之人,都获得了极大的优势,会成为此次圣杯战争的关键一方,这个消息暂时不要泄露出去,防止这些令咒被他人抢走。”

  心中却有些抱怨:

  “圣堂教会明明已经达成同盟,却还要保持超然的地位,要是早早地将这些令咒给我,我哪里还用得着向英雄王低三下四的,结果还让令咒的消息被别人弄到,白白丢失,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得先找到夺走令咒之人,将令咒据为己有才行。”

  开局一把天生牙



开局一把天生牙 https://new.lnwow.com/Read/5667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