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天心天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社稷图第五百零四章 天心天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经过东宫蝶溪、东宫元化的确认,众人已知卫子师基本上脱离了险境,自然欢喜万分。

  帝九诏让众人再好好休息片刻,又与帝九重去换朝服,想去朝堂瞧瞧,也不知赶不赶得及散朝;也要去见见监国太子帝九恒,要与他商量些事情;还要去宋皇后、李皇后处请安;还要见见各部主官等,杂事也不少。

  天尚未亮,众人均未休息,之前因担忧卫子师,也没什么心思睡,现在放下了心,自也散去略歇一歇。

  卫尘泱唤了萧子申与他一同,问了问他修炼之事与南北战事后,拍了拍萧子申,笑道:“萧师弟,你修为虽仍差了些,但作用可是大大的,这天下没人比得了!”

  萧子申自然明白,卫尘泱说的是气血药效之事,又见因卫子师好转,卫尘泱也有了笑意,更开起了玩笑,自也欢喜,应道:“那是,小晚姐姐也说我是天大的福星,自然可保子师姑娘周全!”

  卫尘泱二人同笑了起来,正要续言,身后传来声音道:“子申,你怎么还唤小晚为姐姐,以后得改了!”却是卫情天夫妇跟了来。

  萧子申忙转身给卫情天、书寒行礼,因卫情天之言,一时更见欢喜。

  书寒含笑上前拉住了萧子申之手,道:“孩子,丫头之事,原该是你的本分,我们可是不会谢你的,你当明白!”

  卫情天、书寒先后之言,萧子申此时若还不明白,那就白闯荡了,顿时就跪下给卫情天、书寒磕头,连声称谢。

  萧子申想:“那些书上都说什么门阀世家的长辈,都会千般阻扰寒门、布衣高攀,或只想拆散了鸳鸯配个门当户对的,最后弄得大家要死要活的也不一定能在一起;不然就有那未来岳父、家人万般试验你的真心或看能否以命护着他家的姑娘!这不扯淡么,那是你们自己狗眼不开,没寻到个好人家好不好!你瞧瞧萧大爷,人家姑娘拿命来护我,还能得了媳妇,你瞧瞧,这差距!”

  书寒扶起萧子申,道:“一家人,有什么谢的!只是现在丫头这般,将来也不知怎样,我们只怕耽误了你!”萧子申忙摇头道:“道长前辈,我定会再寻来血霜天星的!”

  书寒点头道:“这自然好!只是……现在六凡界与阴阳童子他们分散四处诡行,赵魏又正值大战,牵制了我们不少高手,三教人手不足,待丫头醒来,我们就要离开了!既然你的血对丫头有用,就只有让你代我们在京里照看她一段时间,二位殿下那里,我们自会说清楚的。”

  萧子申这段时间都跟随帝九重征战,除了前几日见了须弥尊者为冥轮之事算计,已不大清楚他们在做什么,问道:“前辈,阴阳童子他们在四处寻找冥轮吗?”

  卫情天接道:“也在寻冥轮,也在做其他事情!这段时日,各地常有百姓无故失踪,我们猜测就是阴阳童子与六凡界等所为!但他们散了四处,各地失踪百姓又毫无规律可循,我们追踪了几次,均无结果!”

  萧子申只听拓跋毓秀说了六凡界在大魏上京道害了不少无辜百姓,没想到大赵境内也开始,一时惊道:“他们为何要对无辜百姓出手,那些百姓没有修为,怕更不会有什么秘密,能给他们什么?”一时又想起在北宫山与帝九诏的对话,难道真是要尽杀神州之民?

  卫情天道:“我们现在尚不明白,除非再擒了六凡界僧来问!”萧子申奇怪道:“前辈也不知吗?”

  卫情天摇头道:“可能诸多事来,他们已对前辈起了防范之心!现在又有阴阳童子他们做同伙,已不一定需用前辈之力,所以瞒着!”

  卫尘泱叹道:“不久前,我遇到了阴阳童子,他身旁又多了三位厉害的高手,我都差点被他们围了下来,若非大道风行的绝对优势,我怕逃不脱的。”

  卫尘泱说着,书寒就自荷包里取了几张画出来,交到萧子申手里,道:“孩子,这是尘儿画的那三人画像,你记仔细了,日后若遇上,千万记得要小心他们,以免被偷袭!待你瞧了,还要给众人瞧,好有防备。刚才只顾着丫头的事,此事倒忘了!”

  萧子申点了点头,就恭敬的接过打开来看。刚晃了上面一张一眼,顿时脸色剧变,忙又看了下面的两张,已是手颤起来。

  书寒不知萧子申为何如此,又知晓他之前吐血昏迷过,以为他又犯奇症或怎样,忙唤卫尘泱去请东宫元化来。

  萧子申忙唤住欲离开的卫尘泱,摇头道:“二位前辈、师兄,我没事!”书寒看着脸色仍不大好的萧子申,嗔怪道:“怎会没事!你现在可是关系着两条命,可大意不得!”

  书寒话未完,卫情天已使劲咳嗽了起来。萧子申与卫尘泱本来未反应过来,卫情天一咳,顿时也反应过来了。书寒跟着也反应了过来,就使劲掐了卫情天一把,脸已微红。

  萧子申脸上亦火辣辣的,不想再尴尬下去,忙道:“二位前辈、师兄,我是因这三人色变,因为他们是我与太师叔放出来的!”随之就将是非枭境暗牢的经历仔细的说了。

  卫尘泱所画之人,正是傲因、白泽、毕方三人。

  卫情天三人得了消息,也知萧子申机缘巧合下不仅保住了性命,还救了东宫元化出来,也大约知晓好像是带了什么囚者一同出来,现在才知竟是这三位高手,一时也大叹天意难测。

  卫情天见萧子申颇有自责之意,道:“子申,你与东宫师叔的性命,难道还比不过这三个恶贼吗?有什么可自责的,何况还是无意之过!日后咱们自铲除了他们,将功补过便是,也不用放在心上!”

  萧子申早与东宫元化谈论过此事,理虽是这个理,但心里总是有几分别扭。也幸好卫尘泱修为高深,身法绝妙,没有栽在阴阳童子他们四人手里,否则真无法交代了,自己与东宫元化怕要悔恨而死。

  这一聊,又过了多时,萧子申刚失了血,这几日也没休息好,书寒忙唤他与卫尘泱自去歇息,之后再谈他事。


社稷图 https://new.lnwow.com/Read/5727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