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运送物资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回到明朝做权臣第331章:运送物资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九江之所以叫做九江,就是取了一个“九水归江”的意思,单纯从这个地名上,就可以看出这里的地形了。

  从安庆府出发,经息水而入龙湖,进长江后逆流而上,这就是湖广方向的物资补给路线,全程都是走的水路。

  在铁路出现之前,水路一直是大宗物资的重要运输方式,不仅成本更低而且受到路况限制更小。

  九江的学生们就是依靠这种蚂蚁搬家的方式维持着源源不断的给养运送。

  作为三条水运路线之一,齐家排帮出动了一百四十多条竹排,而且全都是结构复杂的双层排。

  齐远志高举着那一块小小的黑铁勋章,迎着江风高声呼喝:“这个东西胜过一百座藏书楼,只要有这东西在,纵是千秋百代之后,咱们齐家也能有个说法,最不济也能落个为国为民的忠义之名!”

  “咱们齐家行排走筏,几代人都吃水面上的这碗饭,这几十年来,也就挣了点衣食。

  扬州一战,我齐家名动天下,不论是在淮水还是在长江,见到咱们齐家的招牌谁不敬咱们三分?

  别的大话我也不敢说,只是这内河水运,咱们齐氏排帮已是天下第一家了!”

  在扬州血战之际,齐家排帮不惜一切代价的拼死运送,保全了无数扬州父老,就凭这一点儿,齐家排帮的名头就大到了天上去。

  新朝定鼎金陵之后,在授勋大典当中,齐图远得到了一面上等黑铁勋章。

  这一面小小的铁牌子就是整个齐家最大的荣耀,有了这个东西,在内河航运这个行业当中,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什么样的信誉和保证都敌不过军授予这面黑铁勋章,这就是齐家排帮信誉和实力的象征,分明就是航运第一家了。

  如今这攻略湖广之战,是大明朝第一次的反击战,作为水上运输的一支重要力量,齐家排帮当然不能落于人后,一接到张大帅的命令马上就排出了最“豪华”的阵营。

  从安庆到长江的这一段水道,虽然是在长江水系之内,但却被行业内称之为“下淮路”,算做是“淮运”的一部分,对于齐家排帮而言,相当于是在家门口的内线作战。

  按照排帮的规矩,使用双层排就意味着运送的货物极其重要,万万不能沾水。

  事实上恰恰就是这个样子,因为他们运送的是军用作战物资:每个木箱之内都封存着十二杆火铳,还有六十多门小型火炮和大量的弹药以及弓箭、皮革、军用口粮等等,这些东西都是绝对不能沾水的。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东西都应该始终舟船运送,而不应该使用排筏这么简陋的水面工具,但排筏有排筏的好处,因为排筏的速度更快,通过性能更好。

  “咱们运送的全都是杀敌的利器,要是出了一丁点的差池,不等大帅处罚,我先用家法把他给办了。”

  齐远志高举着那块代表着毕生最高荣耀的上等铁质勋章,好像个热血沸腾的少年人一般高声呐喊:“我已是这般年纪,还能活几天?齐家以后怎么样就看你们这些后世儿孙的了。你们这四房都是我齐家最精干的子弟,不管是谁,只要做的最好,我就把这面勋章传给他。”

  如同绝大多数“家族企业”一样,齐家排帮同样面临着“继承人”的问题。

  老家主年事渐高,而齐家排帮的规模越来越大,必须选一个优秀的接班人。

  四个儿子都很不错,很难说哪一个更优秀,也很难做出选择。

  这一次,齐远志已经有了计较:利用这次湖广之战的后勤运送,选出最合适的接班人继续执掌排帮和整个齐家。

  谁能得到老家主手里的这面勋章,就等于是坐实了下一任家主的位置。

  做的是为国为民名留青史的壮举,比的是水面运送的看家本领,四个儿子无比胸中血沸摩拳擦掌。

  站立在头排之上,用悠长的曲调唱起了传承了几百年的水排号子:“放排喽!”

  “浪靠边!”

  “下排喽!”

  “水在前!”

  齐远志每唱一句,齐家子弟就和一句,虽不是什么优美的曲调,却自有一种质朴和雄浑的古拙之美。

  一条条双层大排逆流而上,登时便是一副百柯竞流的宏大场面。

  激荡的江流在下层排中飞溅,双层排的特殊结构就好像是一艘镂空的大船,却比任何大型的运货舟船更加快捷,一路劈波斩浪穿湖过水,在江面上驰骋开来。

  过了九江府的江面之后继续逆流而上,渐渐的,已能听听隐隐的炮声。

  大战早已经开始,齐家排帮运送的这一批物资根本就不需任何周转,必须直抵最前线。

  到了这个时候,排筏比舟船的优越性就显露出来了。

  简陋的排筏根本就不需要专门的港口和船埠,就算是在滩涂也可以装卸货物,方便快捷机动灵活的优势充分体现出来。

  早已在此等候的辅兵们纷纷上前卸货,齐远志趁机询问前线的战况:“小兄弟,前边打的如何了?”

  负责搬运的辅兵并不是很清楚前线的情形,也很难得到“第一手”的战报,只能说个大概:“左部的兵将早就败了,现如今对阵的是阿济格的辫子兵。至于打的如何那就不清楚了。”

  “有大帅亲自坐镇,自然无往不利!”

  包括齐远志在内的很多人,对于张启阳有一种盲目的迷信心理,似乎只要张启阳出马就一定可以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当初血战扬州的时候,局面比今日险恶了百倍都不止,还能杀个通透最后照样砍了多铎的脑袋。

  现如今是主动进攻,那阿济格并不比多铎强,一定可以摧枯拉朽获得胜利。

  “我都没有见过大帅呢。”搬运的辅兵小声说道:“大帅刚来的时候,我只是远远的看到了他的认旗,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到了,据说大帅他们已经到了鸦嘴湾一带,这已是两天前的消息了,现如今是什么样子真心不晓得。”

  鸦嘴湾距离此地还有不到二十里的路程,张启阳已经冲过去了?

  而且是在两天之前?

  是不是冲的太快了些?

  大规模的军团作战,不是街头斗殴那么简单,最讲究的是分进合击协同配合那一套,冲的太快未必就是好事,很有可能是孤军深入。

  到底是快速突进还是孤军深入,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谁也说不清楚,完全是出于对张启阳的盲目相信,齐远志无条件的相信张大帅必定是前者,他一定正以势不可挡摧枯拉朽之势攻击对手。

  毕竟张大帅是大明第一战神,连齐远志都能看明白的局势他张启阳不可能看不出来。

  敢于如此快速突破,必然是有十足的把握。

  齐远志微微的昂着头,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心中却在暗暗祈祷:满天仙佛过往的神灵,定要保佑张大帅呀,可千万别处什么岔子。


回到明朝做权臣 https://new.lnwow.com/Read/5978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