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三章 如何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成了仁宗之子第三三三章 如何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军备的提升,同时不能忽略军卒的头脑武装。赵曦是深知思想武装头脑重要性的。

  护卫营大门照壁的忠诚、服从训诫,以及以此为基准,衍生出来的军伍荣誉感,家国理念,信仰等等,在护卫营每一位军卒逐渐提高的生活水准时,全面的,成体系的灌输给了每一位军卒,并经过多年的反复,让整套体系在心中生根……这才是这些年护卫营真正的变化,或者说升华。

  也因此,在训练新军时,把整个护卫营的思想体系,全面的传输给每一位新军军卒,从而完成国朝禁军的真正改造。

  这一切,并不是只停留在护卫营,应该说整个赵曦构建的产业体系内,都在被这种思想、理念笼罩着,从而形成一个崭新的价值观,形成一个规模的思想环境……待以后,整个国朝的改变,才是彻头彻尾的改变。

  有些变化,那些朝臣们是能感觉的到的,不过,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潜邸旧臣的惯例,都是以为帝国继承人服务为荣。

  没人会以为,所有太子殿下产业体系的,那种傲娇是发自内心的,是因为自强自立而自然而生的傲娇。

  “官家,曦儿如此处置,内外有别,并没有偏向于自己的亲军,这是在设定奖惩的标杆和模范。”

  “从严明纪律而言,有牛犇先例在前,往后处置西军将领,前线任何人都没理由反驳。”

  “从整体战事而言,以牛犇为教训,提醒各路将帅,在作战之前,要开展必要的侦查和评估。如此,避免浪费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可以避免大规模的军卒伤亡。”

  “国朝多年对夏之战,每有大败者,均为将帅盲目,对西贼估计不足,从而因某些偶然因素,导致一次又一次的败局。”

  “曦儿如此做,是在告知整个前线将领,没有确凿的侦查和评估,即便最终取得了胜利,那也是运气,不应该得到奖赏。”

  曹皇后有这样的见地吗?不可能的,那怕是她出生军伍世家,也不可能有如此深远的见解。

  其实就是赵曦在拟订对牛犇不予奖惩的决定时,也没考虑这么多。

  但他这一手操作完了,再仔细琢磨,那味道就有点大了……

  而曹皇后的这番言论……完全是来自宫外,是她娘家,以及高家、石家,包括当朝的各位相公,多次讨论而形成的结论。

  只不过是借皇后的口,把这些传给官家而已。

  每遇战事,就是官家夜不能寐的时候……官家不是个胆子大的人,一点小事也会忧忧着,这时候,官家还特别敏感。

  尽管认同了儿子的处理意见,可他总是在想:如此刻薄身边人,儿子又身处前线,没善待亲军,就意味着身边存在太多不安全因素了……

  这都两天了,依然愁眉不展,这是有捷报啊!

  官家的心里想啥,相公们是很清楚的。如今大战在即,官家是万万不能有含糊的……

  所以,才多方集议,把形成的结论,借皇后之口传递给官家了。

  也是,若相公们过后再这样说,还指不定官家有多了什么心思……这时候真的需要君臣同心。

  其实,都多心了,就是朝臣和相公,也想多了。

  赵祯是主意不定,可战事铺开,不可能变卦的。他真正担心儿子安危,比担心战局胜败更甚。

  果然,这一番说辞过后,赵祯明显放松了许多……

  当时处置牛犇,各方有各方的反应。可过后了,再思量,都感觉到了太子殿下这一手的深远。

  赵曦若知道都这样想……估计自己睡觉也要笑醒了。

  种谔好战,一开始在听到各路军指挥有相当的临机决断权时,他是有些兴奋的。

  甚至在听说首战首功被东路军拿下,并且完整了解了整个作战过程后,更是有些雄心勃勃。

  东路军有万数新军,一百多架火药弹发射器,五十多门车轮炮,还有数不尽的火药弹,以及足可以食用三月的新军粮……这些,足可以让他打到兴庆府了。

  对于太子殿下处置牛犇的事,他开始只看做是另一种的维护……

  “折兄,再派斥候吧,这一次远放五十里,要覆盖整个边境线。”

  明白了太子殿下的寓意,原本决定直接打穿葭芦河,把晋宁军和绥德军链接起来的种谔,不得不更加慎重和谨慎起来。

  说实话,这年代,其实没有什么明显的国界线,别说跟国朝不认可的西夏,就是跟北辽也没有具体划分过国界线。

  基本上是都是模糊的,大概的随便那么一说:那个地方是谁家的。

  而葭芦河对岸,在晋宁军与绥德军,也就是麟府二州和延川之间,有一块三角形的区域,因为葭芦河的灌溉,是一片水草丰富的区域,几次对夏作战,几次拉锯,这一片最终还是被西夏给占据了。

  种家和折家,分别守卫着国朝的麟府二州和清涧延川,可几次朝廷对夏作战,几次打穿,最终都因主力战线惨败,遵朝廷诏令,一次次的打下来再让出去。

  而所谓议和期间,又不能妄挑边衅,特别是像葭芦河流域这种水草丰富的区域,就是西夏也在意。

  这一次,种谔到麟州,目的就是与折家商量,在执行往中路推进的过程中,趁机再次拿下葭芦河流域,从而把麟府二州与延川清涧连起来,最终形成顽固的防线。

  这是在秦州二人就商量好的,毕竟看到了太子殿下对这次征战的充分准备。

  并且在军备提升,物质周全的的情况下,这一次再打下来,应该不会有还回去的可能了。

  只是,太子殿下这一次对首战首功的措施,让种谔这个激进性子的人,也相对谨慎了很多。

  打,肯定是要打的,但必须建立在侦查详细,评估充足的情况下,才能开打……这应该是太子殿下这次征战的总体要求。

  东西两路,不可能躲避着西夏,单纯的往中路推进,这也是太子殿下所说的:两路指挥都有临机决断之权,也就是说,东西两路都要有战事。

  但如何打,能打出怎样的战绩,并保证最终决战的不失期,才是太子殿下唯一的要求。

  这种放手给武将自我发挥的大方略,还真有点让人不适应。

  


我成了仁宗之子 https://new.lnwow.com/Read/6002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