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欺君可是死罪,你不要开玩笑!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宋振兴攻略第八十八章 欺君可是死罪,你不要开玩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大宋缺铁,一乃是铁石之贫,二乃是铁料品秩太差。”

  “铁石之贫非我大宋无铁石,大宋境内铁山就有五十三处!但是最好的大治铁山,十斤铁石也仅有四斤铁料。”

  “臣设一法,以火烧断铁石,敲击成粒,再以水溶之,用磁铁遴选。可保证铁料之纯。”

  有料啊!赵桓给王重阳点了个赞。

  当然也不是李纲做事不勤恳,也不是李纲不聪明,有些事容易陷入固定的思维,从来如此就是对的?

  很多事,还是需要点拨。

  当初的失蜡法精密锻造,就是他稍微提点了一下。上千年的工艺,在军工中大放异彩!

  而这个王重阳这一道选矿之法,很不错。

  “好,重重有赏。”赵桓看了眼赵英,赵英端了个盘子出来,上面放着一排排的铜钱,一贯一贯的堆积着,如同小山一般。

  这一盘子,大约有近五百贯。半个中产之家。

  王重阳家里很有钱,世代读书,没钱哪能成啊!

  只是这五百贯摆在他面前,他还能保持自己的仪态。

  “谢陛下!”王重阳拜谢。

  他继续说道:“这五精之陶,陶由土生,水塑性,而火锻之……”

  他看赵桓的神情有些不对,赶紧抓重点说道:“其一选石之法,只是取巧了。其二品秩才是关键!”

  “陶器自大火中而出,自然可以做炉的内壁。草民曾在自己家里搪了一个炉子出来,效果不错。”

  炉子?赵桓皱着眉问道:“可有图纸?”

  王重阳既然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自然准备的非常充分。

  赵英把图纸递到赵桓的面前的时候,赵桓看到了一张非常简陋的高炉。

  煤在底部燃烧,进料从上风口进料的高炉!

  异常简陋,但是赵桓还是看懂了这张图纸!

  “赵英!再端一盘子给他!不,再端两盘子!”赵桓喜形于色,虽然知道一个天子,不应如此,但是他还是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悦。

  赵桓说道:“你继续说。说得好,再给你端十盘也无碍。”

  王重阳却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草民家境殷实,不缺银钱。既然以俗家王喆见陛下,自然是想要出仕,陛下。”

  赵桓之所以重赏,其实是有些想用钱财换技术的想法。

  他用自己的车驾接王重阳,也是这个意思在内,yi ǎ归yi ǎ,钱货两讫,概不拖欠。

  他不喜欢迷信,不喜欢和这个教那个教掺和,毕竟现在金兵南下,世道很乱。

  妖言惑众这个成语,他还是听过的。

  神权和君权的纠纷,不能再在自己的大宋掺和了!

  但是!

  “说的好,可以赐官。”

  不就是道家吗?汉天子敢用,唐天子敢用!自己为何不敢?!

  他说着话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大臣,大臣们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

  毕竟赵佶珠玉在前,自封教主道君,道教为国教,任用一个道家修士而已。

  最关键的是,这个道家修士有改良大宋缺甲困境的技术!

  至少李纲已经合计着将这个人才纳入自己的麾下了!

  “谢陛下隆恩。”王重阳这是真心感谢。

  自己进士身份,但是想当官,得排队,大宋冗官无数,个顶个的想要上岗。

  按照元丰改制的惯例,不上岗是没有俸禄。

  自己这些手艺,如果没有大量的财货支持,怎么可能办的起来?

  而且出产的铁料都是专营,经营就是被抓,剥夺功名,终身不录用的下场。

  “并阴阳生死,草民在家中修陶炉,发现有铁料火舌舔而不化,火苗即使有风箱吹动之下,依然殷红。”

  “草民在陶炉之上取风口若干,引热气再转风箱,热气乃是死气,然后火就灭了。”王重阳想起当时自己的经历,就是一阵唏嘘。

  当时他就觉得自己参透了一丝道意。当时的他对生死就有了新的明悟。

  当然这个时候,他是不会讲的,因为新帝不喜欢这种话,他也就止住了自己的话头。

  “草民就想到了地窖里的蜡烛,必然是这生气尽绝,才导致火苗熄灭。自是改造了风箱,阴阳生死之气并行,风道从炉膛旁而过,阴阳生死并继!火苗由殷红转为炙白。此为并阴阳生死。”

  热空气循环技术吗!牛逼——破音!

  赵桓在心里呐喊着,这玩意儿他只知道原理,可是不知道怎么操作!

  “赐监察御史兼权殿中侍御史。”赵桓知道自己是皇帝。

  言出法随,这个官就是个正八品的寄禄官,一个月十贯钱,差遣是殿中侍御史为御史大夫的佐贰,也就是副官。

  算是有名有实。

  王重阳叩谢道:“谢陛下。”

  “以水火之齐,五精之陶,并阴阳生死得铁料百斤,尽为熟铁,但质地优良,无孔无泡,往下如何得冷锻之钢,就是以两块生铁夹一块熟铁的灌钢法,想必李少卿比臣下更擅长此法。得冷锻之刚。韧而不脆。”

  “当然还要辅以石灰、萤石等物,其中精妙,妙不可言。”

  王重阳的话变得很快,刚才还是草民,现在就是臣下了。

  “可否复现?你张口就来,说的头头是道,可别是舌灿莲花,其实是个银qiāng蜡头,不中用。”赵桓问道。

  这前面有个郭京,他不得不防。

  虽然这说的看似不差,但是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陛下,请先恕臣死罪。”王重阳咣叽磕了个响头,连文德殿都有了回音。

  不是吧!难道真的是打嘴炮?中看不中用吗?

  赵桓脸上的神情,有点不悦。

  “说!”

  “臣在家中设陶炉五座,日夜炼钢,已四月有余,锻步人甲百件。请陛下恕臣死罪。”王重阳自然知道自己这陶炉生产出的什么玩意儿!

  那可是百件步人甲啊!锻甲百件,腰斩弃市!

  他家里富裕不假,可是真的经不起他这么折腾。

  这钢是好,可是只能用于军事,他造甲也是准备勤王所用,没想到直接被人带到了皇宫。

  “哦?带来了吗?”赵桓一愣,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

  王重阳不仅可以复现,还造了五个陶炉,日夜不辍,赶制了上百件的步人甲出来!

  我昍晶……

  这头朝堂为了缺甲焦头烂额,那边缺私锻百件步人甲?不是在开玩笑吧!

北宋振兴攻略 https://new.lnwows.com/Read/603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