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川人被蒙在了鼓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宋振兴攻略第二百六十六章 川人被蒙在了鼓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为什么要杀掉赵佶?赵桓有充分的理由杀掉他。但是限于时代的局限性,让他根本没办法直接动手。

  他虽然自己没有时代的局限性,但是这个时代的人,有。

  他要是直接动手,只会朝纲崩坏,危及社稷。

  而李纲显然听明白了为何要杀掉赵佶。

  这涉及到了一种政治站队的倾向。

  但是显然张叔夜宗泽等人并没有理解赵桓和李纲达成的共识。

  并不是宗泽张叔夜有多么的蠢笨,而是李纲和赵桓说话的太过隐晦,很难听明白。

  圣心难度。

  可不是一句开玩笑的话,很多时候,很多话说不明白,但是李纲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就是为何李纲是太宰,而宗泽只是偏将军和宗正的原因了。

  对于政治必须足够的敏感,否则在站队的时候,很容易站错队,导致自己前途灰暗,甚至有生命之危险。

  赵桓一直想把宗泽变成一个将军,种师道、种师中都是文官转的武将,效果不错,但是宗泽本人的意见非常大。

  听说宗泽的老母亲还骂过宗泽没出息,赵桓也没有办法。

  “臣知道该怎么做了。”李纲俯首说道,他之所以要帮官家做这件事。并不是出于自己的权势考虑。

  他更喜欢军器监改造军器,那种火与铁,那才是他想往的生活。

  但是很显然,他这个想法,随着他对宰相的事愈加熟悉,变得缥缈起来。

  他答应官家,只是看到了这大宋未来的走向而已。

  官家一直在放权,民权、相权、军权一直在放权。

  即将到来的大宋,绝对是鼎盛的时代。

  赵佶这样的人,苟活于世间,就是对即将到来的大宋盛世的一种侮辱。

  但是,官家真的杀的了吗?李纲觉得很困难。

  “好。吃饭吧。”赵桓笑了笑,看了两眼不明所以的张叔夜和宗泽,笑道:“别想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九公子,自然就是赵构。

  而那个临安的皇城司监事,却是现任湖北提点刑狱的万俟卨。

  “公子,平州的事败露了,康履被抓了,现在正在送往汴京,我们是不是?”万俟卨比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毕竟康履是服侍康王赵构的老人了,出自康王府,直接说杀死,有些不太儒雅。

  “如果能救下来,就救下来,如果救不下来。自然杀了就是。对了,临安地主联袂的事做的如何?”相比较北方战事失败,他赵构更关心的是自己接下来的大事。

  “已然有三万余人签了血书,再有几万人即可。公子,是不是派些人,到淮北和两川地区活动一下?”万俟卨是个奸臣不假,但是他同样看得清楚局势。

  现在自己的九公子的目的是和汴京的赵桓以淮河为界限而分治。

  若非如此,安能做出与完颜宗望联合起来,做了一处出大局?

  而这出大局,直接被岳飞和韩世忠给识破了。

  至今,赵构都没想明白,为何大宋的将领突然敢违抗圣旨了?这不符合大宋的祖宗之法啊!

  将从中御,大宋皇帝说的话,可能对文人们是个屁,但是对武官来说,那就是必须执行的命令,否则光是文臣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一个大将给喷死。

  这是因为赵构现在不在京城,并不清楚,现在的赵桓任用了李纲为太宰。

  这个相位,赵桓也给了充分的信任和支持,这就导致了文臣们被李纲压得抬不起头来。

  没办法,只听说过,皇帝不断对宰相削权,哪里听说过授予宰相的án bg的?

  但是赵桓就这么做了,而且做得心安理得。

  这就导致了赵构怎么都想不明白,为hé pg稳运营了一百六十年的皇帝控制宰相,宰相控制文臣,文臣压制武将,武将不敢违背圣命的祖宗之法,突然就失效了?

  这些武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谁给的?

  不过事情都败露了,那就抓紧时间做事!

  “两川那边,我也派了人去做事,那边的比我们这边还要快些,毕竟两川多地,也曾是天下粮仓,一百多年前地主,在两川就比较多了。现在更是恐怖,倒是那个交子,片钱不入川的朝政,让两川之人对朝堂怨声载道啊。”赵构笑的很开心。

  两川之地,从开国就用铁钱,体重值小,一千大钱重大二十五斤!

  买一匹绢,要九十斤到上白斤的铁钱。

  然后商人们为了交易,发明了纸币,交子。代替铁钱的流通,兑现时每贯须扣除30钱。

  本来两川有个大铜矿,一直是全国铜钱的铸造之地,结果呢,太宗皇帝不征大理,用砍了赵匡胤的玉斧,在大渡河上画了一条线,结果铜矿就没了。【注1】

  川人只好用铁钱,最开始的时候,朝堂给川人的解决方法就是把铁钱锤成薄钱,倒是大大的降低了铁钱的重量,也导致了铁钱的面值更小,无法流通。

  交子的出现,其实很符合四川的发展,但是宋徽宗玩坏了。

  崇宁四年,太上皇昭令天下,令诸路更用钱引,把交子的名字换成了钱引。

  这也就罢了,太上皇的诏命lián zhun备金的钞本都没准备,直接开始印,然后拿到川地,疯狂掠财。

  较天圣一界逾二十倍,而价愈损,不蓄本钱而增造无艺,至引一缗当钱十数。

  在大观元年,赵佶把钱引的数字从一百二十万贯,变成了两千万贯。

  没有准备金,直接超发,增发,直接导致了过去价值一贯的交子,变成了价值十多钱。

  这一举措彻底把川人给坑了。

  川内关隘重重本来就不适合运钱,还有朝堂的限铜令,回易更是举步维艰。

  本来依靠交子还能进行的正常回易的川人,彻底变成了原始人的以物换物的时代。

  川人活的艰难,所以赵构稍微在两川一鼓动,应者云集。

  赵构很巧妙的利用了川内多关隘之事,直接命人封锁了关隘。

  左边白帝城,右边大散关堵住,基本上让川内,对外界诸事一概不知。

  现在的皇帝,赵桓得胜乃还的消息,根本没有在川中传递开来。

  所以,赵构才会说,在两川之地的联袂速度,要比在江南地区更快。

  万俟卨心有不甘的问道:“那淮北陈家呢?就这样听之任之?当初公子在陈家逗留许久,陈家坚决不在血书上签字画押,饶了他们,淮北之地的联袂之事,难以进行。”

  赵构摇了摇头,说道:“陈家,陈子美还有陈冲,父子俩不好对付,我们暂时不能动他们。还是以淮河以南为主。”

  这是基调,贪多嚼不烂,而且在赵构眼里,西北苦寒,河东无忠,河北全是坑,这些地方,根本都是累赘。

  不要也罢。

北宋振兴攻略 https://new.lnwows.com/Read/603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