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闷声才能发大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北宋振兴攻略第二百九十六章 闷声才能发大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在大宋做臣子哪有那么容易?

  蔡京、蔡攸、童贯之徒,纵恣于上;高俅、杨戬、朱勔之党,朋邪于下。

  这些人都属于奸臣中的奸臣,大宋之贼、社稷之贼。

  上了奸臣传,自然是理所应当,没人会认为他们不是。历史的评价也相对公允。

  但是王安石呢?

  王安石死在宋神宗之后,在太皇太后高氏执政后,全面废除了王安石的新法。

  司马光的元祐更化,将王安石与神宗三十五年的努力,全部付之一炬,变成了废纸一堆。

  高太皇太后的执政理念是:以复祖宗法度为先务,尽行仁宗之政。

  别人都是人亡政息,王安石还没死呢,就一天一个坏消息,今天是青苗法,明天是免役法,后天是将兵法,直到所有的努力全部消失,抑郁不已。

  而元祐更化,也是开启大宋最严酷党争的标志。

  王安石被全面否定,新政被全面废除,变法派的代表人物菜确写了一首《车盖亭诗》,以为皆涉讥讪,贬死于新州。

  而另外一名吕惠卿,也是小心翼翼,连口冷水都不敢喝,唯恐得病被人抓了把柄。

  但是到最后,吕惠卿还是被贬为了建宁军节度副使。最后的评价也是背信弃义、祸国殃民、人格低劣。

  在边事上,司马光和高太后,恢复了熙宁新政前的绥靖政策,把已经收复的疆域:安疆、葭芦、浮图、米脂四寨割让给西夏,以图安一时。

  听闻这个消息的王安石被活活气死。

  从神宗死后,王安石的评价就在一路走低,从最开始的停宗庙配享,然后削其王封,到最后的更改谥号,都是一步步的向一个奸臣评价转变。

  这种导向,到了宋徽宗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王安石乃是獾子精投胎,而说起王安石,也变成了此老乃野狐精。

  李纲为何会想到王安石?

  因为在他眼里,现在汴京皇帝与九子赵构的争斗,其实和元祐、元丰的党争,有着极为相似的一面。

  都是激进、变革、新法与守旧、绥靖、祖宗之法的争斗。

  但是李纲却深知变革的重要性和迫切性。

  比如现在官家所依仗的大宋西军。

  比如西军,追根溯源,还是追到了王安石的将兵法上,在范仲淹手中,西军才彻底变得强大起来。

  如果不是当年王安石的将兵法,能有现在的西军定鼎之功?

  所以李纲非常喜欢赵桓时常嘟囔的一句话。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流血而牺牲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

  李纲也愿意做那个殉道人,可惜的是他还没做,已经有人抢了先。

  那就是自己面前的这个官家。

  直接用最强硬的态度和手段,进行了最为本质的变革,虽然一些手法稚嫩,一些手段太过激烈,还有些想法太过激进。

  但是这种变革,正是大宋所需要的变革。

  朝臣们对变革的态度是保守向的支持。

  保守是因为,王安石当年太惨了。

  所以,大家都不敢跳出来说,这就是新政,这就是变法,这就是变革。

  大家都在做事,但是无人说话,闷头做事。

  风风火火的均田、商改已经落到了实处,但是依旧没人敢提一句,我们就是在做新法,在变法求存。

  在改变祖宗之法。

  至于朝臣们,为何都支持官家做这些事呢?

  金人都打到家门口了,再不想办法变强,下一次就是身首异处了。

  所以李纲看着赵构的信,不是看到了赵构的孝,也不是看到了赵构心里还装着点大宋,而是看到了政治格局。

  保守与变革的冲突正在酝酿。

  这次的党争,不仅仅是朝臣,连皇帝都亲自下场,做了变革的引导者和掌舵人。

  李纲想了想说道:“官家,臣以为不如派个官员到南方诸路,也厘清一下商税之事?田无经界,则误国,商无经界,也是误国啊。”

  赵桓皱着眉,喃喃自语道:“你的意思是工商管理局?赵构能同意吗?等一下,我什么都没说。”

  他这才反应出来,自己似乎是说漏嘴了。

  李纲什么人,一听就知道,官家对于商税改制有了新想法,只是觉得不成熟,没有理论依据而已。

  就这几个字,李纲的脑海里已经浮想联翩。

  他俯首说道:“官家英明。”

  “官家所谓的管理局,其实追溯到周朝之时,就已经有了,那时名为司市。”

  “物勒工名,以考其诚,工有不当,必行其罪,以究其情中,这其中物勒工名,就是说酒坊等工坊有自己独有的名字,其他人不可随意占用。”

  “这都先秦时候的事了。”

  赵桓一愣,感情商标管理,在先秦就开始了?这么早的吗?

  李纲继续说道:“到了秦朝的时候,就开始注籍,也就是所为的市籍、商籍、贾籍,到了咱大宋,还区分出了坐商,行商。”

  “官家所言的工商管理,其实一直都有,只不过名字不同而已。”

  “只不过,没有相应的官僚体系。官家是想着六部再加一部商部吗?其实前唐时候,就有人提过这事,到后面觉得商贾无状,不登大雅之堂。就不了了之了。”

  赵桓皱着眉想了半天,才说道:“李太宰,仔细分析一下利弊,写个札子,我们从长计议一下。”

  “这事不急。”

  毕竟这是宋朝,总不能自己拍脑子就决定了这事,这可是设部,哪里有那么容易?

  到现在军器监、工赈监都没有升院,更别说设部了。

  军器监在兵部之下,而工赈监却在户部之下。

  设部不是儿戏,需要谨慎、慎重,但商税乃是重中之重,也应该尤为关注。

  至于赵构要不要自己的工商管理局{划掉}商部,还是要看赵构自己本人的意愿。

  此时的岳飞骑着高头大马,还未走到陈桥驿。

  他大老远就看到了锣鼓喧天的陈桥驿,无数百姓披红挂彩的站在陈桥驿的道路两侧。

  不仅如此,岳飞还看到了大宋的殿前司左右军。【注1】

  殿前司左军和殿前司右军,由拥有军籍的百戏、杂技、唱戏、评书的艺人所组成,组成的专门在大典礼节上,负责表演庆祝。

  殿前司左右军的前身叫做东西班乐。太宗皇帝当年建立,一直延续至今。

  当然,不仅仅有东西班乐。

  还有教坊、云韶部、钧容直等部门,和东西班乐的功能相同,当然,这些人都没有军籍。

  而且不管是东西班乐、诸军乐、还是教坊、云韶部、钧容直等部门,虽然养着一大堆人,但是到了一些大祭司、大庆典上,往往都会人手不够用。

  这个时候,教坊使就会出面,去民间雇佣。

  当初向经为何去樊楼就是这些部门的乐团已经不够用了。

  岳飞看到的不是仅仅有百姓,还有无数的乐团,规模很大,至少在陈桥驿,岳飞没有看到人的尽头。

  “前面有集市,大军绕道而行。”

  岳飞并不认为这是在迎接自己,反而觉得这是集市或者祭祀。

  毕竟陈桥驿是大宋的龙兴之地。

  所以,他以为是官家在进行对太祖太宗皇帝的祭祀,否则怎么会搞得这么热闹?

  赵桓在城头接到岳飞已经入住京畿北营的消息时,一脸茫然。

  自己把赵英派到了陈桥驿,这是没接到人?

北宋振兴攻略 https://new.lnwows.com/Read/603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